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th Apr 2013 | 一般 | (3 Reads)
年初因工作調動來到芙蓉,就一直想抽空寫點關於芙蓉的文字,前些日子見芙蓉花開的艷麗,遂決定就先從芙蓉花開始。但由於生性疏懶,初稿寫成多日,一直沒加以整理,直到近日,在樂清日報拜讀李振南主席寫的《雁蕩名花木芙蓉》後,見想說想寫的給寫了個七七八八,如再不整出點二二三三來,恐怕我的計劃又得流產。二來還是基於對芙蓉花經年的感情,於是還是敢冒李主席大作在前頭的壓力,寫下這麼篇豆腐篇章。 之所以對芙蓉花有一種經年的感情,是因為兒時我家院子裡有幾株高大的木芙蓉,每當白露前後,萬千朵芙蓉花次第開放,先是青綠色的花骨朵,繼而露出一抹動人的嫣紅,待完全開放時卻又轉為白色,不久又轉為粉紅色,繼而轉為大紅色、最終以深紅謝幕。一個多月的花期萬千朵木芙蓉如變臉般你方唱罷我登場向我們展現一驚心動魄的視覺大宴。 記得小時候我還問過我爸,為什麼我家院子裡要種芙蓉花,而不是樟樹槐樹什麼的,那些樹長大以後不是可以賣錢嗎?記得爸爸當時是這樣回答我的?爸爸當時是這樣回答我的:“因為奶奶是芙蓉人,家門口也有幾株芙蓉花,由於虹橋離芙蓉有幾鋪(十里路的別稱)路,爺爺怕奶奶想家,就特地種上幾株。20多年來,每當見到芙蓉花盛開,我就會想起奶奶,想起那曾經給了我溫暖和舒適的老房子及院子…… 芙蓉花分為水芙蓉與木芙蓉,水芙蓉亦即荷花或蓮花,現在我們所說的芙蓉花指的是木芙蓉,而宋元以前芙蓉花大多是指水芙蓉,亦即荷花或蓮花。芙蓉鎮是個千年古鎮,芙蓉鎮名即來源於雁湖景區的一塊酷似於蓮花的山峰,故方圓幾十公里就以芙蓉命名。水芙蓉在芙蓉則相對要久遠一些,姑且不提芙蓉民間傳說中的芙蓉仙子的故事,從前的芙蓉池就曾是一片遍植蓮花的水面,其原名花江即為之佐證,只是吾生亦晚,見不到當時的盛況。 木芙蓉亦即我們經常提到的芙蓉花,芙蓉鎮包括雁蕩景區遍植木芙蓉是近些年才有的事,以水芙蓉聞名卻以木芙蓉眾多給人映像,實際上是個美麗的誤會,滄海桑田,山川更易,花江水面原盛極一時的水芙蓉也不復可見,而隨著芙蓉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後人包括歷屆政府很想為這塊美麗的地方增添點美麗的因素,木芙蓉便取代水芙蓉成為芙蓉花唯一的代言人。由於同名的緣故,再加上木芙蓉艷麗無比、傲霜綻放、入詩入畫等特點,進而成為我們不二的鎮花,無論是虹橋還是清江到芙蓉的入口兩邊,抑或是村間田頭,都不乏木芙蓉的影子。鎮域入口更是花樹成蔭、夾道相迎。當下這個季節,正是芙蓉花開的季節,粉紅鮮紅相間的碩大花骨朵更是美不勝收,讓人流連忘返!當然這個美麗的誤會還得感謝一位芙蓉籍領導的大力促成,是他通過有關部門斥資數十萬,才有今天這段美麗的風景線。 說到芙蓉花,又不由得讓人想起芙蓉人的“鑽頭”精神,一樣的不怕險阻、一樣的奮發圖強,這或許是當初那位領導為什麼要在芙蓉遍植芙蓉花的另一原因吧!

| 3rd Apr 2013 | 一般 | (3 Reads)
大生哥曾在一個回帖裡說:“有人說,開始喜歡懷舊的人,說明已經老了。” 好像確是如些,比如我,就好像老了,不免時常會發些感慨,時常會說些懷舊的話和事。有時候總覺得孤獨,總會翻看以前的一些老照片,回憶一些往事,一些難以忘記的往事,一些難以忘記的人。 和木頭的交往並不太多,只是數面之緣,但他的文章卻是常讀,尤其喜歡他的湊九條以及大包子雜文,雜談裡的文章更是精彩,文筆犀利,情感豐富,而且很有生活。和木頭喝酒也是有趣,他一個半江南的人,卻也有些北方人的豪爽,可能他在北方待久的緣故,幾次喝酒也動了小碗,盡了豪興。可惜他卻夢斷英年,提及總是令人唏噓,感歎人生無常,警醒自己珍惜當下的一切。好在,與木頭神交之後,也見過數面,總是不枉相交一場。 知道浪子先是聽他親戚提到幾次,然後便是小夢他們的介紹,那時他還叫安東浪子在雲南,很羨慕他的勇氣,能夠義無反顧地走出去,闖蕩自己的事業,現在我還常常後悔自己當年沒有決然,不然現在肯定又是另一種生活。浪子每次回來,總是被他以前的同事喝多了,以致於削減了和我們喝酒的機會,朋友多應酬就多,這對他來說,實在應該是一種幸福。小夢常常稱浪子為師傅,當然又和小茶等人稱他為賣相機的,因為浪子從喜歡攝影后,便同時迷上了相機收藏,據說他已經收藏了許多相機,以後總是要參觀一下的。 小茶、小夢相繼做了爸爸,突然間好像成熟了許多,小茶奔波於生意之間,小夢勤奮於尿布旗中,各自怡然自得。風清和魚這回竟然沒有參加初五的聚會,失去了一次小抿幾口的機會,我和魚便說他是在上海包了小三,所以才急著趕回去。嗯,是的,風二人帥,又喜歡拍美女,這個,這個,一粟可以當心哪。風二的酒量實在是大,人又熱情,聽說有一次,他和小夢、小茶等人竟然把小米家樓下小店裡的花生米全部買光了,喝酒喝到了第二天凌晨,經典啊。魚雖然生活在美女堆裡,酒卻是不肯多喝的,處處抵制酒不醉人人自醉的說法,實現著色不迷人人自迷目標,全然不顧漂亮老婆嚴厲的目光。 前些天,和以前的老網友明月、甲乙等人小聚,當時很是感慨:“如果多少年後,我們都七老八十了,大家還聚在一起,喝喝小酒,憶憶往事,那是多麼幸福的事啊!”我相信,到將來真的老了,這樣的場景肯定會有的,而且會常有。 記得信樂團的《北京一夜》裡有句歌詞唱得好:“不管你愛與不愛,都是歷史的塵埃!”。所以,我想朋友還是多見見的好。常在漣水的朋友還好,可以經常見面,或偶爾小聚一次,談談理想,談談人生,實在是快意的事。有些遠在外地的朋友,神交已久,卻難以及時相見,心中不免惆然,我想,有機會時,還是要設法見上一面,聊聊天,喝喝茶,即使相對無言,也了無遺憾。 最後,帖上一首新寫的歌,獻給所有的好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