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3rd Apr 2013 | 一般 | (3 Reads)
大生哥曾在一個回帖裡說:“有人說,開始喜歡懷舊的人,說明已經老了。” 好像確是如些,比如我,就好像老了,不免時常會發些感慨,時常會說些懷舊的話和事。有時候總覺得孤獨,總會翻看以前的一些老照片,回憶一些往事,一些難以忘記的往事,一些難以忘記的人。 和木頭的交往並不太多,只是數面之緣,但他的文章卻是常讀,尤其喜歡他的湊九條以及大包子雜文,雜談裡的文章更是精彩,文筆犀利,情感豐富,而且很有生活。和木頭喝酒也是有趣,他一個半江南的人,卻也有些北方人的豪爽,可能他在北方待久的緣故,幾次喝酒也動了小碗,盡了豪興。可惜他卻夢斷英年,提及總是令人唏噓,感歎人生無常,警醒自己珍惜當下的一切。好在,與木頭神交之後,也見過數面,總是不枉相交一場。 知道浪子先是聽他親戚提到幾次,然後便是小夢他們的介紹,那時他還叫安東浪子在雲南,很羨慕他的勇氣,能夠義無反顧地走出去,闖蕩自己的事業,現在我還常常後悔自己當年沒有決然,不然現在肯定又是另一種生活。浪子每次回來,總是被他以前的同事喝多了,以致於削減了和我們喝酒的機會,朋友多應酬就多,這對他來說,實在應該是一種幸福。小夢常常稱浪子為師傅,當然又和小茶等人稱他為賣相機的,因為浪子從喜歡攝影后,便同時迷上了相機收藏,據說他已經收藏了許多相機,以後總是要參觀一下的。 小茶、小夢相繼做了爸爸,突然間好像成熟了許多,小茶奔波於生意之間,小夢勤奮於尿布旗中,各自怡然自得。風清和魚這回竟然沒有參加初五的聚會,失去了一次小抿幾口的機會,我和魚便說他是在上海包了小三,所以才急著趕回去。嗯,是的,風二人帥,又喜歡拍美女,這個,這個,一粟可以當心哪。風二的酒量實在是大,人又熱情,聽說有一次,他和小夢、小茶等人竟然把小米家樓下小店裡的花生米全部買光了,喝酒喝到了第二天凌晨,經典啊。魚雖然生活在美女堆裡,酒卻是不肯多喝的,處處抵制酒不醉人人自醉的說法,實現著色不迷人人自迷目標,全然不顧漂亮老婆嚴厲的目光。 前些天,和以前的老網友明月、甲乙等人小聚,當時很是感慨:“如果多少年後,我們都七老八十了,大家還聚在一起,喝喝小酒,憶憶往事,那是多麼幸福的事啊!”我相信,到將來真的老了,這樣的場景肯定會有的,而且會常有。 記得信樂團的《北京一夜》裡有句歌詞唱得好:“不管你愛與不愛,都是歷史的塵埃!”。所以,我想朋友還是多見見的好。常在漣水的朋友還好,可以經常見面,或偶爾小聚一次,談談理想,談談人生,實在是快意的事。有些遠在外地的朋友,神交已久,卻難以及時相見,心中不免惆然,我想,有機會時,還是要設法見上一面,聊聊天,喝喝茶,即使相對無言,也了無遺憾。 最後,帖上一首新寫的歌,獻給所有的好兄弟。